站点首页 新闻资讯 E网专题 上市新车 二手车坊 在线视频 4S专营店 SUV频道 商家活动 服务热线 赛事报道 车型总汇 有奖问答
微型车
小型车
紧凑车
中型车
中大型车
豪华轿
MPV
SUV
跑车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首页 > SUV频道 > 问大家 > 认知科学博士任婕:解开婴儿语言学习的密码




  • 美国布朗大学教师、认知科学博士任婕

      新浪财经讯 CC讲坛第21期于2017年10月10日在北京东方梅地亚中心M剧场举行,美国布朗大学教师、认知科学博士任婕出席并演讲。出席并进行题为《解开婴儿语言学习的密码》的演讲。

      0-3岁是婴儿语言发育关键期,多语种同时学习能否提升孩子的语言能力?

    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    任婕:我叫任婕,来自于美国布朗大学。我是一名婴儿认知科学家,今天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们婴儿语言学习的故事,共同来解开婴儿语言学习的密码。

      我们知道,语言对于人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,是我们人类区分于其它动物的根本特征。随着一声哭声,宝宝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对于语言学习来说,其实哭也是有学问的。我们来看这样的一组研究,法语的宝宝哭声是从低到高的这样的一个声音,而德语的宝宝的哭声是由高到低的这样的一个曲线,为什么呢?我们知道在法语当中你好怎么说?salut,对不对?韵律的重音是在第二个音节上,所以由低到高的哭声体现了法语语言的韵律;而德语你好怎么说?hallo,所以由高到低的哭声体现了德语语音的韵律。法国的宝宝以法语的方式哭,德国的宝宝以德国的方式哭,我们所有语言的宝宝都以他们自己语言的方式哭,不要小看我们宝宝哭,要仔细听。

      这样的研究表明了婴儿语言学习始于胎儿时期。下面我想为大家介绍的是如何在科学上来证明这样的一个事实,我们来看一组图片,在这个图片里边,我们看到一个宝宝嘴里含了一个奶嘴,同时宝宝听着一些音乐或者声音的这种刺激,我们用这样的一个研究方法,来通过吮吸频率的大小测量宝宝是否能够准确地听到某一种声音,或者是对某一种声音是否有偏好。研究表明,刚刚出生两天的婴儿,喜欢听自己的母语胜过其它的语言,另外一种研究宝宝的方法,是听宝宝的心跳。新生儿刚刚出生24小时以后,听自己妈妈说话的声音的时候,心率会加快,而听陌生人说话却不会。所以这样的研究表明,婴儿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可以区分妈妈和陌生人说话的声音,这些研究对我们胎教是非常有启示的。

      再来看这样的一个研究,33个孕妇从怀孕6周起就给自己的胎儿大声地重复讲述一个故事,每天讲两遍,有的妈妈给宝宝讲的是《帽子里的猫》,还有另外一组妈妈讲的是《国王、老鼠和奶酪》,等宝宝出生下来以后,研究者发现,他们喜欢听自己出生之前曾经听过的故事,所以也许在我们胎教的过程当中,我们需要增加读物的多样性,让宝宝充分地吸收自己语言当中不同的音节变化和韵律特征,这样的一个胎教过程有助于宝宝将来的语言发展。

      我们知道妈妈们胎教的时候喜欢给我们宝宝听音乐,尤其是钢琴曲对不对?,非常的美妙,怀孕33周以后,如果给宝宝听不同分贝的钢琴曲,宝宝是可以区分出来的。如何区分?他们还是测的胎儿的心率,宝宝对音乐的感知对我们的语言发展是有非常重要的启示的。大家知道我们汉语是一个声调的语言,而声调和音乐是有相同的声学特征的,可以穿过母体传到宝宝的耳朵里的。所以也有可能是我们汉语的宝宝学习声调是在胎儿时期就开始的,这个研究还没有定论,我们现在在中国正在做这样的一项研究,但是至少它可以告诉我们这样的一个启示,因为胎教或许会帮助婴儿学习母语的声调和韵律,胎教的时候给宝宝听不同频率的音乐,这种音高感知的起伏对宝宝的语言学习是大有裨益的。

      我们大家可能要问,为什么我们可以这么早的就学习语言?到底它的真正的奥妙在哪里?

      下面我们来看这样的一个图,从怀孕的28周起到出生后的4周,宝宝的大脑的沟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我们看一开始是没有沟回的,对不对?到后来沟回曲曲折折渐于完整,和我们成人的沟回渐渐地相似。有了这样复杂的一个大脑的结构以后,我们的大脑是有分工的,左半脑主语言,右半脑主音乐,我们大家可以找到语言区,就是我们自己的耳朵稍微靠上一点,我们叫颞叶区。在这个地方是我们用来加工语言的,我现在说话的时候,你们这个地方大脑正在激活,然后右半部相应的部分,耳朵上方的颞叶是在加工音乐的,所以当你们听音乐的时候,这个地方会激活。研究表明,2.5个月的宝宝给他们听音乐的时候右脑激活,给他们听语言的时候左半脑激活。有了这样的一个科学基础,我们再来看汉语。我们刚才说过声调和音乐有相同的声学基础,一般来讲,声调和音乐一样,应该是在右半脑音乐区加工的,可是有研究表明,对于我们说普通话和说声调语言的人来说,我们是用左半脑来加工声调的,这也就说明在婴儿学习母语的过程当中,声调的加工是从右半脑渐渐地转移到了左半脑的,这样的一个发展的过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宝贵的生物标记,也就是说,研究汉语婴儿的语言习得,可以帮我们解开婴儿语言习得当中脑部发育的密码,我们的研究旨在发现这样的一个发育过程是如何进行的。作为这个研究的项目负责人,我开展了三个不同国家的研究实验室,第一个地方是我们这里(北京),北京师范大学脑与认知科学所,然后我们测的是普通话的单语婴儿,第二个地方是UC Merced ,在加利福尼亚,在美国我们测的是英语单语婴儿,还有汉语和英语的双语婴儿,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。因为他们是同时学习英语和汉语的,年龄组是新生儿3个月和6个月的宝宝,我们用了一种技术叫做近红外成像,它的主要的意思是通过近红外的光打到大脑的皮层上,然后给我们回馈。通过这样的一个成像技术,告诉我们在不同的年龄段宝宝的脑子是如何发育的,在不同的脑部区域,我们给他们听语言的刺激,他们是如何反应的?我们的实验预期是这样子的:普通话单语婴儿在3个月的时候

      声调就可以慢慢地实现从右侧加工到左侧加工的转移,对于英语儿童来说,由于英语声调,